海王星与冥王星在家庭中的操纵

文:张芳芳

  在家庭系统排列中,我们发现家庭的运作遵循着“爱”的动力法则,这种隐秘的法则控制并改变着家族成员的生活。通过系统排列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我们伤害了爱或者忽视了爱的要求,会发生什么事情。
  系统排列大师海灵格先生避免用任何理论来解释发生在系统排列中的种种现象,以防我们的思想和观察陷入某种理论模式,失去对事实的真相和复杂性的洞察,而产生教条的理解。
  尽管如此,我却无法彻底摆脱那种想要解释的诱惑,我试图从某些现象中找到一些可以借助占星术来理解的逻辑。因此在这里,我将尝试通过海王星与冥王星的象征意义来介入,找到某些发生在家庭系统中的现象与占星的对应。

  在家庭系统中运作着的“爱”的法则,可以理解为“良知”的法则,良知与我们在各种关系中的需求有关。良知有多种标准,海灵格把良知分为三种:个人良知、系统良知和第三良知。
  当个人的合理行为有违别人的意愿时,个人往往会感到惴惴不安,海灵格把这种让我们感到愧疚不安或心安理得的良知称为“个人良知”,个人良知与“平衡”有关,维护付出与接受之间的平衡的需求;“系统良知”要求我们在所属的群体中只追随一个标准,那就是群体的价值,系统良知努力护卫着我们的归属权,保护我们避免被遗弃,系统良知与“连结”有关;“第三良知”需要我们摈弃对家族、宗教、文化和个人认同的顾虑,是巨大整体的良知,第三良知与“秩序”有关,它保障社会的稳定和把握未来的需求。

  在出生图中,海王星与月亮成相位的人,他们的母亲可能出于某些现实的原因以及对家庭的爱,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和潜力,为家庭做出了牺牲。这种牺牲导致家庭系统中付出与接受之间的不平衡,作为孩子的他们觉得自己从母亲的悲哀和损失中获益,产生隐隐的愧疚感和责任感。为了服从系统平衡的压力,他们想要补偿母亲,会无意识地渴望与母亲同样受苦,为母亲做出具有破坏性的牺牲。他们会不知不觉地为自己制造一些失败,或者通过生病、甚至自杀、以及做一些让自己真正感觉到有罪和痛苦的事情,来下意识地纠正家庭中的不平衡。这是个人良知在面对系统不平衡时所做出的补偿。海王星消融了边界,能够超越自我的界限去领会别人的精神世界,他们的经历使他们对别人的苦难更容易产生共鸣,在涉及到整个家族的更大系统时,他们可能很容易被系统所牵连,认同家族中某位做出牺牲的成员。
  他们成年之后,如果对童年的经历继续保持无意识,就会依旧背负着内疚与责任,在付出与接受、愧疚与清白之间不容易取得平衡。为了得到清白无辜的感觉,他们以最小的方式参与生命,以摆脱需求和义务。他们不敢接受其他的关系,害怕感情关系中的承诺,害怕自己像母亲那样被耗尽;或者会通过否定自己的需求来维持清白感,付出多于接受,成为一个无原则的助人者,放弃自己的个人边界与权益。

  出生图中,冥王星与太阳成相位的人,他们对父亲的体验与那些出于爱而做出牺牲的母亲相反。他们的父亲可能通过一种控制、统治的意志,通过对家庭情感氛围的微妙操纵,把家庭成员置于他的压制之下,也可能通过微妙地操纵他们的愧疚感和罪恶感而让他们心有所惧,他不容忍反对与反抗,他的价值观就是家庭的价值观。这个专横的父亲可能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归属感,而归属感常常比幸福感重要得多。这种境况牵涉到他们的系统良知,他们在抑制自己的同时,可能会想方设法编造自己的罪恶,在某些情况下通过自暴自弃、自残自虐和自我毁灭的方式惩罚自己。在涉及到整个家族的更大系统时,可能也很容易被系统所牵连,成为系统中的替罪羊,认同家族中某位被系统排除的成员。
  作用在系统中的爱的法则是无意识的,系统良知把他们对世界的感知渐渐地塑造成一个固定的模式,它用家族的信念粉饰他们的认知。童年家庭的经历可能致使他们恐惧自己对他人的需求,害怕成为别人的附庸。冥王星与集体无意识的连接,使他们更多地洞察到人类天性中的阴暗面,产生对生活、对人性深深的不信任。他们内心可能带着无法释怀的憎恨和愤怒,极度的压抑甚至有可能致使他们患某些精神疾病或者真正实施犯罪行为。

  在家庭系统排列的治疗中,治疗师会根据排列呈现的状况迅速找到问题所在,有效地阻断问题,使他们从愧疚感与罪恶感中解脱,获得自由,由遵从狭隘的个人良知和系统良知,转变为遵从巨大整体的第三良知。

  占星术同样能够以它深刻的洞察力,帮助他们揭示某些外在问题,同时使他们无意识的心理和驱动变得有意识,起到疗愈的作用。
  人们通常会对一位自我牺牲的母亲献上深深的敬意,然而很少意识到这样一位母亲在她无意识的层面具有一种操纵性。海王星的理想主义、逃避和迂回曲折的特性,暗示着她或许对于这个客观的世界视而不见,或许无能为力来面对冲突和严苛的现实,或许不愿意承认自己自私的一面,于是借助操纵别人的同情心和责任感来获取自己的权利。认识到这一点,对他们愧疚不安的内心是一种解放。同样需要意识到的是,这个自我牺牲的母亲原型也位于他们的内在,他们需要清晰地认识到这个原型所包含的积极面和消极面,以富有同情心但不否定自我的方式来表达它。
  对于一位操纵的父亲,人们似乎更多地看到了他的阴暗面,但是,如果穿透过他那冷酷专横的面具,偶尔能够瞥见他内心的孤独和隐秘的渴望,将有助于他们消除对父亲的愤怒。这位父亲深深隐藏自己,不能公开承认自己的需求,于是借用操纵来控制和拴住别人。同样他们需要意识到这个强有力的、操纵的父亲原型也位于他们的内在,他们需要学会以坦率而尊重别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需求与力量。由于冥王星本身具有巨大的疗愈力量,它能够使长期抑制的或者隐藏的东西得到显现,这种显现使个人的意识与无意识得以联姻,这正是疗愈和变得完整的前提。

Loading